三星成为韩国甚至国际知名的企业王国,二代掌门人李健熙功不可没。

10月25日消息,韩国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周日在首尔一家医院去世,终年78岁。三星在对外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非常悲伤地宣布三星电子主席李健熙的离世,李主席于10月25日去世,他的家人在他身边,包括副主席李在镕(Jay Y. Lee)。”

随后声明补充,李董事长是一位真正的远见卓识者,他将三星从一家本土企业转变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和工业巨头,他的遗产将是永恒的。

2014年李健熙在家中突发心脏病,随后一直在医院治疗,而随后其儿子李在镕便成为三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三星是韩国最大的家族企业集团。该公司的总营业额相当于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五分之一,对韩国经济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曾经有媒体戏称,三星会长打个咳嗽可能都会令韩国感到震荡,可见其在韩国国民经济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潮涨潮退,令人唏嘘的是李健熙的三星神话也随着他的去世而结束。每一位韩国人从出生起便已经离不开三星,而李健熙正是让三星壮大并获得如今地位的关键人物

后三星时代,在其子李在镕的领导下,正经历着全球半导体和科技产业的变革,而其自身也在探索着业务结构的调整方向,亦步亦趋,前路依然不好走。

艰难上位

与别的巨头企业不一样,三星集团更像是一个小王国,里面暗藏着家族纷争和利益纠葛。有人说李健熙是幸运的,但同时是困难的。幸运的是其生于李家,困难则是指其从出生开始便经历着家族权谋和商业斗争的洗礼,最终成为一代商界枭雄。

李健熙为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三子,1987年起接替去世的李秉喆,成为三星集团第二任会长。在他的带领下,三星成长为韩国最大家族企业和“巨无霸”经济体,他本人甚至被称为韩国的“经济总统”。

李健熙的父亲,也是三星的创始人,叫李秉哲,他于1938年创办了三星。1938年,三星帝国的前身——三星商社成立,主要业务是面向中国东北地区出口蔬果、干鱼和面条。60年代,三星凭借第一制糖公司和第一毛纺公司成为韩国经济重要支柱,并于1969年创立了极具未来影响力的三星电子。

在1960年代,李秉哲由于身体原因,开始为下一任接班人人选筹谋。李健熙在家中位列老三,上有两位哥哥——长子李孟熙和次子李昌熙。在初期寻求接班人之时,尚且在外深造的李健熙并非最初人选。

由于在当时韩国还是男权主义为主,所以继承人选便是从李秉哲的三个儿子去选择。事实上李秉哲最初想让长子继承企业,这与古代宫廷王位继承的传统相似。当时韩国权利延续和财富继承还坚持着“传长不传嫡”的传统。

可惜的是,权利确实会令人腐化和争斗。长子李孟熙,次子李昌熙鹬蚌相争两败俱伤,让李健熙最后躺赢,成了接班人。

当时长子李孟熙在公司业务上做不出成绩,李秉哲收回部分权利,这一动作可谓彻底激怒了李孟熙。1996年,李孟熙把一纸实名举报信送到了青瓦台,举报老爸偷税漏税,想把亲爹进监狱。这事件曝光后,三星交了2500万韩元的罚款,李秉哲也被迫辞去三星会长职务。

在长子和次子不断内斗和各种夺权小动作出来后,李秉哲可谓对其已经失望,接班人的目光继而转去三儿子李健熙的身上。李健熙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商学院拿过经济学学位。随后又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攻读MBA,第二专业为大众传媒,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他不惹事。

三星帝国“王子之乱”爆发。权力之争持续了14年。据媒体报导,李秉哲使用“家法”监禁了李昌熙,还想把他关押到精神病院。而李健熙不让韩国的医院给李孟熙治病。李孟熙只好辗转隐居北京,5年前在北京病逝。

诚然,每一个庞大企业的背后,少不免家族、人事等权利斗争,别人眼中看上去的理所当然,那是因为看不见背后的腥风血雨

最终李健熙在1987年接替去世的李秉喆,成为三星集团第二任会长,开启其三星王国的历史序幕。

三星王国建立

在李健熙的带领下,三星进入了新时代。不得不说,三星发展到现今的体量和获得众多的辉煌成就,都离不开李健熙的功劳。

李健熙接手三星时,三星只是个卖卖电器的二流企业。由于过度的扩张,当时负债率高达300%。虽然三星在韩国企业中已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当时三星产业多以制造、仿制为主,缺乏创新。可以说,当时的三星,不过是个山寨产商。

李健熙开始着手改革,他提出“新经营”理念,狠抓产品质量,对于技术创新和人才培育吸引也史无前例加大力度。90年代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三星高管会议中,李健熙那句流传至今的金句:“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改变。”仍然令人印象深刻。

李健熙认为,提高产品质量是首要条件,纯粹盲目扩大市场份额不会令企业真正踏实发展壮大。虽然当时有部分人并不认同他的这一理念,但是李健熙就是有一份偏执和坚持。

有一段三星的传奇故事流传着,1995年三星一款手机被客户投诉,李健熙下令将价值5000万美元的库存手机集合到龟尾市的工厂里,他带领公司高管和2000名员工将这些库存全部砸毁并焚烧,这显示其对于提高产品质量的决心。

当然三星能得到发展,这与其早早布局半导体领域是密不可分的。有媒体认为,李健熙给予三星最大的财富便是带领三星进军电子和芯片产业。他顶着所有人的反对,坚持自研芯片,这是因为他坚信芯片将会是一个国家未来科技的基础实力。

确实三星能够迅速壮大发展,这与李健熙对于未来行业走势的判断准确有很大的关系。1974年,时任三星旗下电视台东洋电视台董事的李健熙收购美国kamco投资的韩国半导体,成为三星半导体部门的前身。

不过明白人都了解,进入半导体领域造芯片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80年代前,美国和日本对韩国是实施技术封锁,没有制造技术甚至没有设计图的韩国人,造芯片的难度可想而知

国际社会总是风云突变,日本是第一批承接了产业转移获利的受益者。根据日本资本市场的《日本半导体当年的教训与启示》记录,1985-1989年这段时间中,在全球半导体销售排行上,日本企业长期位居全球第一,巅峰时51%的占比碾压美国。

日本在半导体领域如日中天的发展令美国这位老大哥感觉到危机,于是后来美国对日本实行了贸易和技术制裁,逼迫日本先后签下《广场协议》和《日美半导体协议》。同时美国开始扶植韩国厂商制约日本,向韩国提供大量的资金支持用于研发和技术更新,同时持续的给予技术支持。

李健熙此时抓紧机会投入了更多资金,逐步带领三星摆脱了亏损,在芯片领域站稳了脚跟。以DRAM为例,1990年,三星开发出世界第三个16M DRAM。进入90年代,韩国DRAM技术的国产化步伐加快,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256M和1G DRAM接踵1994年、1995年问世,韩国终于在DRAM领域超过日本,摘下世界第一的桂冠

在三星李健熙的坚持下,家族式大财团模式没有动摇,无论全球市场如何波动,企业政策一直保持了连续性。特别是三次逆周期投资,更是奠定了三星今日的王位基础。

起初日本半导体企业被美国强力打击,造就了韩国企业在狭缝曙光中的生存和发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星借日美两大国在半导体领域博弈当下的节点发力,实现异军突起。有一名半导体产业分析人士告诉记者:“三星在半导体领域的成就,除了在当时拥有好的国际环境发展窗口外,李健熙在当时对于半导体发展的坚持和追求产品质量的理念也是重要因素,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对于产品质量李健熙严格把关,此外三星当时每年都将销售额的7% 用于技术研发和产品设计。《三星新经营》一书中这样写到,为了吸引高素质的人才,李健熙率先在韩国实行了年薪制和绩效制,这成为三星创造力的助推器,成功吸纳人才向三星汇聚。

目前以营收来看,三星电子是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厂商,仅次于英特尔。三星电子在今年Q1和Q2来自于半导体的营收分别达到了147.97亿美元和149.5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2%。

在李健熙的改革带领下,三星总产值占到韩国GDP的20%以上,其市值已跻身全球最具价值科技公司之列,在最新发布的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三星电子名列第19位,营收达1977.04亿美元。此外集团的业务范围包括造船、人寿保险、建筑、酒店、游乐园等各个领域。

产业结构变革,路如何走下去?

有外媒认为,李健熙去世的这个时间正是三星电子面临外部和内部环境变化动荡的时期,其面对着全球半导体和智能硬件市场的变革浪潮,下一步能如何稳步走下去,仍然具有很大的挑战。

其实早在2007年,仍然时任三星会长的李健熙已经给未来三星指明了发展方向。三星于2010年5月宣布在新产业投资23.3兆韩元,包括太阳能电池,电动车可充电电池,LED,生物制药,医疗设备五个方面

近期三星方面称将投资近20亿美元建设全球最大的制药厂,预计将于2022年建成。该项目被称为“超级工厂(Super Plant)”,是Samsung Biologics Co.的第四座工厂,将占地约23万平方米。

在李健熙看来,到2020年,这5个未来增长引擎将带来约440亿美元的收入。虽然李健熙有着传奇的一生,但是其颇具争议的是其先后两次因为行贿被定罪,随后又获特赦的经历。

《纽约时报》指出,李健熙在三星内部拥有绝对的权威,这样可以令其在快速变化的科技行业作出正确的判断。如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其仍投入数十亿美元建造新的存储芯片和显示面板生产线。回过头来看,正是其“高风险”的举措,才能够令三星逐渐建立自身的优势。

可以说,执掌三星长达33年的李健熙是三星快速发展的灵魂人物,正确的决策更是逐步稳固其地位,果敢而又决断,这是一个巨无霸体量企业领导人所需具备的。在2014年李健熙因为心脏问题而入院治疗后,三星的第三代掌门人李在镕进入了大众的视线。

有消息称,为了避免重蹈争位之争,李健熙在子女继承中早有安排。其中,李在镕管电子和金融业务,李富真主管酒店和化工业务,李叙显接管服装和广告业务。

2009年,李在镕被任命为三星集团旗下三星电子副社长,一年后升任为社长。其毕业于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拥有MBA学位,并于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李在镕以副会长接管三星后,一系列的事件令三星在行业风雨中飘摇不定。其实以各方面评估,李在镕接任三星会长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其在“爆炸门”、“行贿门”、财务做假、不正当交易等负面事件中不断被减分,外界对其质疑越来越严重

三星手机在2013年以19.7%的市场份额成为了中国市场的龙头老大,处于鼎盛时期。不过随后开始三星手机频繁出现了死机重启等功能问题,被媒体曝光。2016年三星Note 7电池爆炸事件可以说是三星手机由盛转衰的关键点,不单中国市场,三星手机的产品质量问题在全球市场都被蒙上一层阴影。2017年,三星手机在全球市场份额仍然很高,可是在中国国内市场份额却被华为掠夺式抢走。这便是“爆炸门”事件,可谓是三星手机的一个转折点。

“行贿门”指的是2017年李在镕被指控数项罪名,其中包括向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借助后者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集团旗下企业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合并。此外,三星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一家德国法人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两个月后,李在镕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在狱中度过一年后,获得了缓刑释放。

三星电子近几年得益于全球智能手机芯片供应链的优势,其依然能够在半导体芯片供应领域如鱼得水,业绩持续增长。不过从来一个企业要懂得居安思危,危机意识是企业领导人需要具备的

三星手机虽然保持着全球份额第一的地位,但是近几年一直被华为在全球范围内追赶,而其在中国大陆的市场位置已经属于“other”。此外在手机芯片代工方面,随着台积电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加上全球范围内芯片制造能力的提高,不断压缩着三星代工芯片的未来空间和市场

为此,三星早于2014年便已经着手开始手机产业链的调整和迁移。2018年,三星宣布关闭位于天津的手机工厂,而2019年6月,三星关闭了中国最后一家手机工厂——惠州三星。

三星手机在华业务可谓是一落千丈,而随着手机等移动智能终端的兴起,全球个人电脑市场实际也是呈现萎缩的状态,三星在全球和中国市场的个人电脑市场份额也下滑非常厉害。今年以来,三星关停在华的最后一家位于苏州的笔记本工厂,出售苏州液晶和模组产线后,近日三星又计划关闭位于天津的电视工厂。

三星关闭在华自有工厂的做法也是顺应整个产业的潮流趋势,而三星在中国区的业务仍然有相当的规模,如三星增资西安NAND二期和新建天津车用电池工厂,这表明其仍然在进行着相应的产业链结构调整。

三星在面对全球科技和半导体的竞争挑战,不断在进行业务和结构的变革,显然这过程是漫长的,至少目前看来是会对三星有一个阵痛期。从产业转移的角度来看,如同很多外资企业一样,把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线迁移到人力成本更加低的东南亚地区,这是大趋势

三星这几年加大了对越南的投入,去年占越南总GDP就接近30%了。继去年把智能手机生产转往越南后,今年三星宣布再投资2.2亿美元,在越南建研发中心,研发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产品。同时,三星6月份宣布将于年内,把大部分显示器生产线从中国移至越南。

正值产业变革之际,李健熙的去世确实会令三星集团未来发展增加了不确定性,毕竟二代掌门人不但带领三星成为国际巨头科技企业,而且还早在十年前便为三星规划出未来的发展方向。

三星这艘庞大的船舰,纵使已经有了方向,可是在目前最有机会接任会长的李在镕掌舵人的操控下,缺乏父亲的商业魄力和领导风范,其能否带领三星继续走下去,很多人均是打上问号

2020年5月6日,身为三星电子副会长的李在镕召开记者会就公司经营等问题向全体国民致歉,并表示“不打算将企业管理权继承给子女”。这意味着三星会在下一任结束家族继承传统。

其实三星集团已经有实行职业经理人管理的制度,只不过对于一间公司企业来说,尤其是这类跨国巨头科技企业,没有一名如同李健熙一般的中心人物,或许未来终究会越发平庸,三星的走向会是未知数。(校对/Andrew)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